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刚才加工书稿的时候看到了一段巨燃的话,拿来给大家分享!!!

原书名是Practical Art of Motion Picture Sound(Fourth Edition)

原文讲的是针对电影声音制作工作,但是看得我十分的热血沸腾!共勉之!!!!!!!

The passion you have will be a double-edged sword. It will energize you and empower you to stretch, and to go that extra distance to create and achieve. Unfortunately, it...

写作痛苦等级表

每一级都曾经经历😂,最近正在经历第七级……
不过到底怎么做到茶饭不思和夜不能寐的😂感觉我总能化痛苦为食欲呜呜呜

一颗柠檬多少坑:

以下症状随程度增加而同时存在,属于叠加关系。

一级:反复删改。
花平时三倍以上的时间写相同字数。

二级:茶饭不思。
工作不完成并不想吃东西。

三级:夜不能寐。
盯着墙面睡不着,因为人物走形的恐惧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四级:迁怒他人。
开始对劝你吃饭或者任何挡在你和键盘之间的东西大喊大叫,包括你的猫。

五级:丧失勇气。
你确定你已经写不完这篇文章了,这绝望折磨着你。你怀疑自己的阅历和天赋,决定放弃,潜水自杀,永不出现。

六级:逃避现实。
你没有勇...

[拔杯AU]The Wedding of Anaconda φ 1

本节警告:无。一贯地 蛇!汉尼拔X骑士!威尔

其后章节具体警告/授权书/特别鸣谢等请点击查看


楔子


1


半个月前。

“所以你选了一条森蚺?”威尔拄着长剑站在酒馆里,他不准备久留,话是问梅森·维杰的,眼睛却看着介绍来要命任务的奇尔顿。

“是,”维杰有双狂热的蓝眼睛,即使藏在水晶镜片后面,威尔依旧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热度,这个魔法师身上有种刺鼻的金币味道,魔法袍上绣制的家徽因魔法流动而闪闪发光,“这条蛇是我能找到最接近龙的存在了①。”

至此威尔已经断定他对面的这个人是有些疯的,怪...

[拔杯AU]The Wedding of Anaconda φ 楔子

本节警告:无。一贯地 蛇!汉尼拔X骑士!威尔

其后章节具体警告/授权书/特别鸣谢等请点击查看



小队中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其他两人毫无用处,维杰受伤昏迷,而奇尔顿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只顾着游说他抛弃维杰带着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奇尔顿的嗓音柔得像是烟雾,本该充满蛊惑性,但在只有一点微光的洞穴里,他皱着那张满是褶子的脸试图增加自己说服力的样子却尤为滑稽,表现得像是他真的不会以此威胁威尔似的。


威尔的右手扣着腰间剑柄。溶洞四壁光滑,一些依靠钟乳石维生的菌类在角落散发着荧蓝幽光,勉强照亮着这位骑士探索的前路。


——tbc...

[拔杯AU]The Wedding of Anaconda《森蚺的婚礼》授权信息/警告/特别鸣谢

本文警告:拔杯外的主要角色死亡/为肉而肉PWP警告!/重度OOC警告!/蛇性本淫拔X屠龙(蛇)骑士杯/NC17!/蛇人play!

授权书:(感谢我挚爱的姬友 @非鲤勿食 帮我和rednoonsun太太询问了看图写话的授权!

原图地址(需翻越一堵墙后方可查看)


特别鸣谢:
感谢rednoonsun太太创作出这么天才的!美丽的!色♂气满满的画面!感谢太太愿意允许愚蠢的我基于这幅美丽的作品进行延伸!
感谢 @非鲤勿食 鲤太鼓励我支持我爱护我!没有尼的鼓励不会有这篇文,我已经试图放弃无数次了!感谢尼的赞美和鼓励、帮助与扶持!感谢尼对于人设和情节上帮助我进...

大概是介于企鹅和乌鸦之间吧!

Laceration:

《同人鸟世界》

如果喜爱同人的大家都是小鸟,你是哪一种鸟呢?
(●` 艸 ´)用微博发布过的简笔画混个更新~
出于任性加入了奇怪的生物!虽然奇怪却是值得进化的方向哦(*/ω\*)

刚看完美国众神(美国狗子)第四集,哎呀呀好看好看
完全忘记书中情节的我看得好开心啊~\(≧▽≦)/~
快来一起看呀~
特别好看!

有剧透,这只是一篇没营养的迷妹呓语,不要在看剧前点进来
。。。。。。。。。。。。。。。。。。。。。。。
。。。。。。。。。。。。。。。。。。。。。。。
。。。。。。。。。。。。。。。。。。。。。。。
。。。。。。。。。。。。。。。。。。。。。。。
。。。。。。。。。。。。。。。。。。。。。。。
。。。。。。。。。。。。。。。。。。。。。。。
。。。。。。。。。。。。。。。。。。。。。。。
。。。。。。。。。。。。。。。。。。。。。。。
。。。。。。。。。。。。。。。。。。。。。。。
。。。...

非常好看哒帮扩~\(≧▽≦)/~
_(:з)∠)_我已经买了诶嘿嘿~期待成品ing

瞎画画的玉蜀黍:

预售最后3天,请大家再帮忙扩一下哈~蟹蟹各位了!!

主要信息戳这里↓
http://xiahuahuadeyushushu.lofter.com/post/1e44a377_f358ffd

安利一篇拔杯crossover《Hannibal in TheWalkingDead》

地址贴评论
某人因为不认得其他家cp所以一般不看crossover……因为真心不知道别家的人物为什么这么说话这么做事又有什么萌点

感谢姬友lusianna的安利比心❤,这篇文非常带感

因为没看过剧不认得行尸走肉那边的人物(可能因为我喜欢彻底的强者,所以全篇看下来只get到了刀女的魅力……对别人都毫无感觉……),所以不知道行尸走肉剧组那部分是啥感觉,不提那边

个人认为原作写的拔杯非常带感!
这篇文创作于第一季结束后,威尔在水槽里吐出女儿的耳朵,被关押进精神病院,他尝试告诉别人ripper的真实面目,却无人相信
与此同时僵尸病毒爆发了,进入《行尸走肉》剧情
个人以为的看点是在末世之中谋杀夫夫(不)的...

[Hannigram AU段子楼]《褶子怪和小饼干》法医汉&小警察杯

和 @数字五小哥粉拉黑不送 创造了一个新tag“褶子怪和小饼干”,我们两边写了段子都会发在这个tag下,有需要就点进去看吧~

这个AU的灵感来源自  @盖耳朵 之前在群里放的一套动图:动图链接

您将有可能看到以下内容,如果会引起不适请尽早点叉:

OOC!/粗口/麦子黑/丹西黑/爱到深处自然黑/博士他有点甜/威尔他更甜
因为没有H,所以不分攻受了

世界设定见上次更新


10.


威尔清晰地感觉到这位鉴证科冷美人不喜欢自己。

他的这种认知,绝不是基于这位能够兼职心理医生的先生给自己的是否能够出外勤的心理测试打了低分,据说...

[hannigram]《望能再不见那鹿角》

本文警告:这篇和我以往文风完全不一样,谨慎食用

灵感来源:对于《沙耶之歌》只言片语的了解,没玩过,只听过


 《望能再不见那鹿角》



错杂之声不绝于耳,威尔·格雷厄姆如坠水族箱中。


你一定见过那种水族箱,极厚的玻璃,转角处弯成圆滑的角度,透过它往里看时,养在里面的鱼,随着游动,渐次被怪异地放大了身体的某一部分,如你在哈哈镜中所见,而当里面的鱼浑浊呆滞的单眼转向你,被过度放大的专注在你身上的注意力,几乎令你烦闷欲呕;其实里面的鱼倒不一定瞧见你了,它只是转了转眼睛。


威尔正是在这样的水族箱中,而被他无意识注目的人——泽勒,尽力忍...

[Hannigram AU段子楼]《褶子怪和小饼干》法医汉&小警察杯

这个AU是和  @数字五小哥粉拉黑不送  五太一起脑洞的结果,认真写起来太麻烦了,所以就写点段子玩。这是两个单口相声演员创造出来的对口相声(什么鬼)!
萌点归五太,感谢五太的灵感!

这个AU的灵感来源自  @盖耳朵 之前在群里放的一套动图:动图链接


您将有可能看到以下内容,如果会引起不适请尽早点叉:

OOC!/粗口/麦子黑/丹西黑/爱到深处自然黑/尸体及死亡场景描述/变态的尸体展示描述(非详述)/博士他有点甜/威尔他更甜
因为没有H,所以不分攻受了

世界设定简述如下:

汉尼拔是法医,对于解剖的兴趣得到了...

安利一下《美国众神》(以后我一定会一直叫它美国狗子_(:з」∠)_)

对于场景有模糊提及,基本无剧透。对了这剧分级应该是R18,食用安利时请注意不要跨越年龄线。

昨个儿凌晨看了美国狗子第一集,果然是腐勒爸爸!果然是爸爸啊!激动到无法言表,可给我开心死了
可惜我是个剧评书评无能的家伙,提笔想写啥脑中却像填了棉花,当然更多原因是读书少不敢下笔去分析——向来不是一个善于逻辑与分析的家伙。
尼尔·盖曼是我中学时候的男神,那时候对于《科幻世界》杂志社的相关出版物极度迷恋,而奇幻与科幻的译文版最为爱不释手。就是那时候看到了《好兆头》《乌有乡》《卡萝兰》,以及《美国众神》。
与描述真实相比,我更喜欢看那些将想象力的风筝放飞到极限的作品,它们一方面逃脱现世,另一方面又...

一部戏,最好都是片断、折子!
观众准欢迎这样的杂拌儿,
做起来容易,端上桌也方便。
一部完整的大戏有什么用?
观众最终要把它撕成碎片。

——《浮士德》杨武能译本

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大概因为洞悉人性,几个世纪过去,科技进步社会发展,人性本质却静悄悄止步不前。

偶然相遇便依依不舍,
一来二去已堕入情网;
刚尝到甜头又生出怨恨,
幸福之中就有哀痛滋长,

你要无所感觉便无所得获;
若是想征服所有观众的心,
须先有原始而强烈的喜悦
发自你自己的深深的心窝。
你只管坐着!只管拼拼凑凑,
用别人的残羹剩菜烧份杂烩,
从自己行将熄灭的柴灰堆里,
吹出可怜巴巴的几星儿余火!
孩童和傻瓜也许因此服了你,
如果这...

我来荼毒首页了,本来和姬友开玩笑聊梗
聊着聊着我说那老汉一定画的是韩式粗平眉
然后就试画了一下
本来姬友  @数字五小哥粉拉黑不送 已经准备丑拒了,结果看完表示还挺俏皮
而姬友@Lusianna 表示改的不错是大王眉

QQ手指画图竟然得到了赞赏,所以决定来荼毒首页😏

收到了 @蝶Jan 太太贩售的吊坠,感觉超可爱,所以repo一下,不占tag了
我能说很久前就收到了,今天才明白看起来不透明是表面有层保护膜吗😂,揭下保护膜之后就拍了个渣图(请不要在意背景里的工作进度表)

想艾特卢平,红小龙,等人……其实你们也许只需要一剂卡马西平【真诚脸】

悖悖论:

妹子:不就是每个月会有那么一两天嘛,我还来五天呢!

[拔杯ABO]Gift礼物【NC17】chap.2.3 礼物(下)(A汉O杯/谋杀夫夫/纯黑薇薇)

谨以此文献给亲爱的 @Lusianna,感谢你的信任与厚爱
Happy Everyday&night

本节感谢 @数字五小哥粉拉黑不送 五太对于初遇年龄以及场景的建议与灵感,感谢五太的慷慨,愿意分享这份脑洞,萌点归五太

本章警告:ABO/谋杀夫夫/谋杀/尸体细节/真的黑薇/女王黑薇/倾心爱薇汉/食人暗示


第一章Flame《情火》  
第二章Gift《礼物(上)》 
第二章Gift《礼物(中)》


Chap. 2.3

整节肉


他当然会站在门廊迎接我。

威尔停下车,注意力全在对方身上。

那个人穿着考究,昏暗的光...

昨天去学手工的工作室玩了UV胶永生花(绣球花花材),在一片鹅黄嫩粉中只有我做的是这个颜色_(:з)∠)_
宝蓝、暗紫和雪青,不均衡的,张扬的,却又还算日常(反正对于fannibal来说足够日常了哼)
【可惜虽然是带着对我剧的情感做的,但实在没法说这是我剧主题……叹息】

【花是我做的,除了最后一张以外的照片都是工作室的老师帮忙拍的,照片的所有权并不属于我,所以请不要下载乃至挪作他用~\(≧▽≦)/~么么哒】

2016年10月25日开通lof至今,6个月,半年零两天,184天,700粉记录~

笔耕不辍,脑洞不止~\(≧▽≦)/~

撒花🎇🎉🎆

顺便问首页一直忍耐我话痨的小伙伴们:
也看我文一段时间了,泥萌想要安利我拔杯以外的什么cp(仅指想看我产出的)吗?为啥想安利我这个cp呢?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太有用了!
不过这样犯懒的时候就不能找借口自己用不了电脑不想改格式了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看了一篇难以定义的文章,心里挺不平静的。

文章作者有着罕见的天赋,寻常却又少见的经历,文字不沉重不轻浮不庸庸碌碌,情感不强烈不寡淡不稀松平常,都说执笔如刀,这位作者剖析自己剖析家人剖析整个茫茫世间的时候却不锋利不张扬,让我写这种推荐的时候措辞都觉得自己浮华又无趣。

这几乎就是“祖师爷赏饭吃”,天赐了她一只妙笔吧(绝不忽略那一千斤书和从小累积的阅读量)。

整个故事讲的是作者坎坷半生的经历,但请放心,她的经历很苦文字却一点不苦涩痛苦,比很多无病呻吟(包括我自己2333)的讲述者要好太多太多。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和她的文字,我本就不丰沛的词汇量此刻像是被清空的回收站一样。朴实无华?不,她的...

和姬友聊起夜访那对和拔杯,聊着聊着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为啥双男主总在养女儿?
#大概是怕儿子和自己抢丈夫吧……

喂!这不是机智问答!

小伙伴说:天真!难道女儿就不抢了?!
我:所以最终女儿都被杀了【。

小伙伴:但是女儿死了对象就不开心了!
我:[耸肩.gif]但最终都在一起了。

么么哒~该把毛球球汉和白无垢杯放在一起结婚照~

深海渔夫:

 @Abgrund_叫我大巫 小姐上古世纪点的梗,我撸了一个把这个忘了

老夫少妻太罪恶感了【x】

关于《写肉也有基本法》的更新拖延的忏悔

很抱歉这个月更不了了。
一是因为对工作量估计不足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二是画配图这件事卡死我了,三是觉得既然拖延了就更要尽善尽美。

因为愚蠢地决定自己画配图,所以依旧在等参考资料……死亡……
回头请不要嘲笑我的简笔画水平,我只能把书拆下来怼着拷贝台画……
我会尽可能负责任地写这篇论文【但鉴于学制关系,某字匠并没写过论文所以格式和参考资料方面肯定有问题(我会认真请教会写论文的姬友的)】,期望这篇成文后能够是一篇错误尽量少的文章。

所以……年底前不知道能不能写好第一部分……但我保证,如果我发了这个,就一定会是我能做到的最好成绩。

P.S.为什么我要自己画配图?因为我太龟毛,不是太想给会画画的姬友添麻烦...

为首页选择参加艺考(是这个叫法吧?)的妹纸们而转
泥萌真的好厉害

悖悖论:

还是很多人觉得艺术生很轻松走捷径

身边不少艺术生自己也学过点

至少在我的个人经验中

我是觉得同等水平下艺术生比我们这些普通高考生要辛苦得多得多得多

说别的也许不好懂

在你上大学报道还要父母送的时候

他们初高中已经常年自己去外地上课是各大机场车站的老司机了

问下主页……如果演员互换,也就是说休丹西演汉尼拔,而麦子演威尔,然后丹西是受的话……你们觉得这算是拔杯还是杯拔……

希望没有雷到首页,如果被雷到了,虎摸一下……

刺探一下自己主页……主页能看见我的小伙伴们我想问下,有没有北京的,已经工作或者实习的,周末有空的,玩刺绣/钩针/羊毛毡/梭编/细工/软陶/轻土这些类手工的,有没有约着周末一起玩手工的习惯的QAQ……自己一个人怼好没动力啊……

除了梭编细工以外其他项目俺虽然不是白板但都在学习ing,梭编和细工的熟练度大致是可以教别人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说啥,大概今晚就会忍不住删掉,被工作虐得有点心塞,所以冒出来喊一喊,看看有没有人想和我一起玩

拔杯奇幻AU试阅/如喜欢请留言夸我= ̄ω ̄=

本文警告:这是看着reapersun太太的蛇老汉AU的图写的(蛇老汉X骑士薇)。会有各种和蛇有关的kink,总体是一篇为肉而肉的PWP,将涉及重度OOC等方面问题,以下为试阅段落,其他部分某污正在努力写。喜欢可以和我聊聊唷~

“你应该庆幸我吃饱了。”那怪物的声音懒洋洋的。
但威尔真的没能从现有处境解读到半点幸运意味,方才摔进的湖有些问题,如水清澈的液体强酸一样腐蚀了他的衣服与武器——却奇异地没伤害皮肤,化成烂泥的衣物正片片缕缕地从他的身上滑落。即使那怪物暗示不会吃他,但身侧年代不一的累累白骨让他不敢存半点侥幸。身上只余皮质的靴子和手套未被腐蚀的威尔,紧盯着在湖岸边懒洋洋的怪物,身上在一次次战斗...

看到一句话“almost可能是这世界上最悲伤的词了”
是啊,almost lover,almost kiss……
fannibal都明白我讲什么……😂

P.S.但其实也因为那almost催生了最极致的渴望和情感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