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grund_叫我大巫

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ID花间昙境,微博请搜深渊大巫
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就是大夜里睡不着《[拔杯]那些年,我们的敏感词》

希望将来不需要变成这样。随便开辆手推车。
对了,这样的威尔一定只会出现在痴汉拔的梦里……现实中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威尔(如果存在老汉大概会感激涕零吧)

威尔别过眼看着汉尼拔,他的手滑下来,隔着手感细腻的面料扫过敏感词,注视着他的医生的反应,又捏了捏。
“所以你是想敏感词我?”
“显而易见。”
“我不觉得我们的治疗还包括敏感词的部分。”
“这要看我们究竟怎么定义了。”
“定义什么?”
威尔敏感词在汉尼拔的敏感词上,分立的两腿绷紧,由缝匠肌和股四头肌勾勒出圆润健康的形状,他沉下腰,湿热的已经充分扩张的敏感词裹住了汉尼拔,这让医生忍不住敏感词起来,难以形容这是什么样的感受,湿热紧致,如同天堂,仿若家乡……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敏感词我,这几乎不像你。”随着敏感词的渐渐敏感词,汉尼拔感到集中注意力越来越困难。
“所以你要定义什么?”威尔坐在医生的敏感词上,微微敏感词着,“你的不专业的治疗方法,”这位一点不像病人的FBI开始扭动腰肢研磨,“还是我们的敏感词?”

评论(29)
热度(45)
 

© Abgrund_叫我大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