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grund_叫我大巫

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ID花间昙境,微博请搜深渊大巫
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刚才半梦半醒间脑中突然涌现出一个画面,简略记下来,然后就可以继续睡了
OOC到我不敢承认这是我写的,所以不打tag,我怀疑我的脑子只来得及借用麦子和丹西的脸,不知道哪对拉郎能符合

已经入夜,一个小酒馆,大多都是冒险者,人们聚在这里交换情报,喝点橡木杯子里的“好酒”,再和老板娘调调情,吃点一点不好吃的老板娘秘制馅儿饼,放松一下旅途带来的身心俱疲。
汉正和小队一起喝酒,一双长腿搭在对面的凳子上,舒适地交叠着脚踝,为朋友讲的笑话大笑着。

“对不起,请问买你……”一个年轻的声音斜刺进来,打断了汉和其他人的谈笑。
“什么?”酒馆里的嘈杂声让人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
“我想问你,多少钱……”栗色卷发的男孩提高了声音,却还是听不清,那双在他的胸膛肩膀和长腿上犹豫的绿色的大眼睛挺漂亮的,如果它们属于一个热情如火的姑娘,汉会更喜欢些。
“我想知道,买你一夜多少钱!”最终男孩的喊声让整个酒馆都静了下来,不远处一个打着赤膊的男人手里的木头酒杯掉到地上,酒灌进他的靴子不说还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汉觉得自己的酒都被吓醒了一半,他站起身,白皮肤的男孩比他矮半头,意识到自己刚才出了丑,正咬着下唇,这回汉才注意到,男孩的嘴唇是蔷薇色的……

“哈哈哈哈哈哈,给他个教训,汉”
“让他知道你是无价之宝哈哈哈哈哈哈”

汉把男孩像提小鸡子似的提出酒馆的时候身后伴随着这样的疯狂笑声。

“他们说,所有想要的都可以买到。”刚介绍了姓名的薇被丢到干草堆上,委屈巴巴地解释着自己的目的。
“买男人?”汉觉得这小孩根本不可理喻,酒意上涌,他靠坐到旁边的干草上,“买我?”
“对。”薇见他似乎没有要打人的意思,有点开心地从干草堆里爬出来,卷发里还沾着草梗,他跨坐上汉的小腹,眼睛亮晶晶的,很是认真,“我有很多钱,我会很温柔的。”

就想到这,没继续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伙伴喊出无价之宝的时候,没错,我想的正是“北欧之宝”

评论(22)
热度(43)
 

© Abgrund_叫我大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