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grund_叫我大巫

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ID花间昙境,微博请搜深渊大巫
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6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03 04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下)

(我不是个拔吹,因为只要正常地描述老汉就宛如在吹,所以这章尬吹老汉。我得了不吹会死不黑也会死的病。)



《The Gourmand》①报道了一间新餐厅。

没什么值得新奇的,这本杂志是视美食为流行文化代表的先锋,它向来偏好发掘新餐厅与新的创意主厨。


但如果这家餐厅属于汉尼拔,并且名叫“不可言说”,就有点新奇了。


“发现‘不可言说’完全是个意外——当一个美食杂志编辑饥肠辘辘,背着相机随意穿梭在伦敦街头,发现这座熟悉的城市里凭空出现了一家从未见过的新店,惊喜似乎难以概括他此刻的感受。”


这是《The Gourmand》刊出的第一句话。其后笔者从选材切入,跟随餐厅主人去市场采购了部分时鲜原料,重新回到“不可言说”后引出这位十分不流俗的主厨的烹饪理念,探讨了这间新餐厅将会带给食客怎样的体验与趣味,行文挥洒自如、旁征博引,不用读到结尾就知道这将成为饕餮圈子里引无数人追捧痴迷的食评文章。

除开对于菜肴艺术性和欣赏价值的探讨,排版时,编辑在餐厅主人讲述创作理念的部分搭配了几幅店主手绘的草图——只是简单的钢笔线稿,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虽然编辑在文中盛赞了一餐中所体会的种种美味,却也提到的“不可言说”的主人拒绝拍照。杂志的风格从来较少出现食物照片,但在“不可言说”每一道菜都是一件倏忽即逝但又在心底亘古永存的艺术杰作,编辑非常遗憾自己不能将它们收录其中。


“我希望每个人进食每一餐时都能更专注于菜肴本身,”穿着格纹三件套的主厨无奈地拒绝了我的要求,我只得放下相机,专心用上天赐予我的感官记录着我在“不可言说”所体味到的一切,这位相貌冷厉的绅士继续解释道,“食物献出自己为我们延续生命,香料、调味与烹饪手段为我们拓宽味觉,面对每一餐,我希望食客都会感恩于这些赐予,并切实地尊重它们。”


文章的最后,这位资深编辑感叹:走入“不可言说”之前,我正徘徊在人生的低谷,无论是手术对于味觉的影响,还是前妻的离去,都为我留下深刻的伤痕。这些伤痕似乎导致了灵感的枯竭,只觉得人生“无味”,我曾想着这也许是他们这类人最雅致也最残酷的一种死法。但当我走出“不可言说”,伦敦久不见晴的天空似乎专门为我裂开了一道缝隙,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突然就想起了入行的初心,也忆起那些占据生活大半时长的美好。这也许正是我向读者反复重申的,美食的力量。


一经刊载,来伦敦寻觅这家传说中有“治愈”力量的餐厅的食客就络绎不绝,但没人能找到正确所在,甚至连那位编辑想要重温旧梦也不得其门而入,但与此同时,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又频频出现并非着意找寻“不可言说”却恰好踏入其中的食客,而那些偶然被那位精致绅士治愈的人不止来自伦敦,还有巴黎、米兰、东京和纽约的记录。每个人遇到的菜品完全不同,但经历却与那位编辑一样,无论地位高低身价多少,他们踏入之前困苦踌躇,而离开时心中都填满了和煦朝阳。


就这样,向来告诉食客自己的名字不足挂齿而避免透露真名的汉尼拔,成为了一间传说中的餐厅的拥有者,还有好事者把传说故事中的“桃花源”或“神隐”安放在他身上。


“传说中的餐厅疑为快闪店,餐饮业营销思路新探。”

“不可言说惊现巴黎!”

“妙绝主厨重返伦敦!”

汉尼拔忍受着魔音穿脑的夸张朗诵。

“Angel,看看他们夸你~”


上帝罚没破蛇一双翅膀的时候,一定没想过这个用肚皮行走的家伙照样可以顺杆子爬到书架顶端呱呱乱叫——而且特别烦。

“汉尼拔~”躺在书柜顶到天花板间的狭窄缝隙里的破蛇垂下一只手,正好挡住他正在擦拭的书脊,他拨开了那只手。

“汉尼拔~”那只手又故意按在他正在看的书上,挡住他即将阅读的字句,他再次把手从书页上挪开,小心翼翼地修复被破蛇压过的脆弱书页。

“汉尼拔~~”这回破蛇双手齐上从顶上捧住天使的脸颊,迫使他抬头看他,逼他抬头的同时,恶魔的爪子尖还轻轻地蹭着他的颧骨和耳畔,而汉尼拔因破蛇越来越近的双——越来越近的双眼发愣没有反抗……

“威尔……”天使呢喃着,他已经能看清虹膜的精致纹理,紧接着……
重心不稳的破蛇从书柜顶滑了下来,咕咚一声大头朝下地栽到汉尼拔脚前的地上,天使维持着刚才仰头看蛇的姿势闭上眼沉默了好一会,非常疑惑自己当年为什么手欠地喂破蛇吃东西,如果不是他手欠,这吃土蛇早饿死几千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找他的麻烦。


拎起摔得嗷嗷叫的破蛇,汉尼拔觉得自己能够克制自己,把恶魔的皮囊连同里面那条愚蠢的蛇一同丢回那个如同他从地狱带出来的小软垫一般华丽的沙发上,而没有直接丢到自己厨房的案板上剁了迫使恶魔换个新的,一定是因为他是个天使。


“Angel,我错了。”恶魔并不诚恳地道了歉,“但你没必要为了避免骄傲而不看对你的夸奖啊。”

“早已看过。”天使转头看向露出惊喜神色的恶魔——这破蛇一脸看到他即将堕天的表情,温和地继续说道,“他们的夸奖只是基于事实,没有半点溢美之词,”汉尼拔看着威尔变了表情,“我又为什么要骄傲呢?”

本来兴奋于筹划许久的图谋终于实现,估计可以真正引得天使堕天的爱岗敬业地狱公务员,此刻被汉尼拔的微笑闪得圣光普照万箭穿心,一口老血涌上心头,恶魔盯着天使简直觉得自己要不认识他了:“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的超自然生物。”

汉尼拔倒是乐不可支,脸上不显,手里也没停,把刚打发的奶油用小勺厚厚堆在烤好的南瓜胡萝卜蛋糕顶上,又插上一支威尔最喜欢的巧克力棒做装饰,最后连同盘子推到岛台对面的恶魔面前:“彼此彼此,边引诱我堕天边跟我讨食的超自然生物,也独此一家。”

破蛇愤恨地一口叼走巧克力棒,咔嚓咔嚓地咬得掉了许多渣子,但乖巧地让所有渣子都落在自己的盘子里了——被天使剑逼着用人类的方式给汉尼拔一点点擦洗厨房绝对是他不想再经历一次的噩梦。这种可以给恶魔制造噩梦的天使到底为什么还能一直blingbling地乱闪圣光而没有堕天?!

“所以,亲爱的威尔,”汉尼拔很满意破蛇的听话,开启了自破蛇进来就一直想提起的一个话题,“可以请教你为什么救那个女孩吗?”


***


“安静。”无论广告中还是现场都很少发声的威尔并没有大声喊,声音却传进每个人脑子里。


随着这位如今身价最高的男模走向伤者,人群安静下来,所有人着了魔一般寂静,现场像是被冻住,只在他走过时人们窸窸窣窣地、如红海般为摩西让开道路,使他能以最快速度到达倒地的伤者身边。周围人身上都被溅了血,那个方才尖叫出名字的女孩跪在地上努力捂着同伴脖子上的伤口,却止不住疯狂涌出的血。威尔俯身和她换手,伤口很深,切断了一半的胸锁乳突肌和血管,血汩汩地流着,染红了他的袖口,沾湿了他支在地上的膝盖。

他早就听见人群中带着阴暗欲望低喃的“Angel”,威尔听到那个人类的心声,知道他想要搞点事出来让威尔记住他,甚至想要干脆杀了他,让威尔这个淫荡的不贞的邪恶婊子永远属于自己……


“救护车。”威尔对身边冻结的人群说道,这时现场才恢复了嘈杂,拥挤的人群中谁都没有动,只是机械地把需要救护车的要求一层层传了出去,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医护人员已经赶到,接替了威尔的工作,他站起来,在众多如梦初醒的快门声中目送受伤的女孩离开。


***


汉尼拔拿着刊登了他现场全身照的娱乐版头条,标题大概是“鲜血与红毯:现场的染血天使”,威尔没耐烦看,盘子里的蛋糕一下变得不好吃了。

“你用魔力救了她,”天使笑着看恶魔满心不爽的样子,“她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她活下来了。”

“没有,”威尔稍微垂下睫毛避开与天使的对视,满不在乎地摊手,撇着嘴表示,“这次事件太过了,我需要收集更多人类的欲望,而不是某几个特别的恶,阿比盖尔死了对我的职业生涯没有好处。”

“所以你连她的名字都记住了。”

“她的朋友边哭边喊她的名字,很难不记住,而且她长得有点像夏娃。”

“原来如此——威尔,还记得利用你自杀的埃及女王的名字吗?”

“那是谁?你知道我从来不记……这些……”威尔瞪着汉尼拔,不敢相信自己随便就落入了这个天使的圈套,而这破天使依旧笑得可恶,“我仿佛遇到的是个假天使。”

“几千年来你的抱怨从没超越这个范围,”汉尼拔此刻很想伸手揉揉傻蛇的发卷,但这还不及他已经压抑了两千年的想捋蛇的欲望强,“我想我也见到了一个用魔力行善的假恶魔。”

“随你怎么想。”威尔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离开这间破餐馆。

“你救了那个女孩,却没杀那个罪犯。”

“他溜走了,我没跟上。我不杀恶人,那可是莫大的善行。”

“可怜的不能飞的小家伙,”收到恶魔蹬视的天使慢悠悠地继续,像是笃定恶魔在听他说完之前不会离开,“我帮你解决了想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小小崇拜者,所以,”威尔转回头来,眼中冒出了兴趣,“对今晚的主菜重新燃起兴趣了?”

“噢。瞧你说的,”威尔笑容满面地重新坐下,双手托着下巴,对天使笑得见牙不见眼,“你做的菜什么时候不让我期待了?”

汉尼拔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他的恶魔。

而这恶魔乖巧地满足了他:“我的天使,我已经等不及尝尝你的手艺了,快来喂饱我吧~”


汉尼拔把时间捏得恰好,烤箱配合地叮了一声,正合适开始一场盛宴。


——tbc——


小剧场:


“长得像夏娃是你记住她的理由。”

威尔很想把信子吐到这个刨根问底的天使脸上。

“我不信你记得所有你救过的人的名字,”威尔马上就看到天使一副准备开始报名单的表情,“服了服了,果然是天使,脑子都用来记没什么用的东西了,好好好,有用有用。啧,我再不济也会对生命中的第一个case印象深刻好嘛?何况还丢了翅膀……”

“单就审美而言,你没翅膀更好看。”

“谢谢,我一点不觉得安慰。”


小剧场2:
  

天使的内心:如果破蛇色诱我也许我就真的堕天了……


小剧场3:


晚餐后。

威尔:今天的主菜异常美味。

汉尼拔:当然了,这是你最爱吃的。天性如此。

威尔对此真的非常满意。

而看到威尔露出心满意足表情的汉尼拔,也是非常满意。

不过威尔对于天使竟然这么搞都能不堕天感到震惊,觉得自己拐他堕天真是道阻且长,不知哈米吉多顿之前是不是能竟全功,对此,恶魔确有千般疑虑。


“你为什么还能保持天使的荣光?”

“因为我做的事天父都看在眼里,并为此感到喜悦。”

威尔觉得天堂真踏马太可怕了……


尔后,当有新恶魔来向将业绩王头衔保持了千年的威尔询问他究竟是否问过天使到底怎么做到一直搞事却能不堕天时,耿直的恶魔沉吟片刻后表示:

“我想这涉及天堂的商业机密,友谊是一回事,打探对方公司隐秘就不厚道了。”


耿直的恶魔看着菜鸟恶魔们求知的大眼睛,回忆着汉尼拔给他的答案,觉得还是给菜鸟们留下一个这世界黑白分明的印象更好。

  


写在最后:→_→其实考虑过老汉的餐馆叫地狱厨房的,但是这么写的话一写我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谢鲤太赐名

作者注①:的确有这本杂志,本文中的描述和实体杂志有较大区别,对这本杂志某没拜读只百度过,当作一个虚构杂志即可。
②割阿比脖子的不是她爹,是一个行为扭曲的破蛇的崇拜者,但伤口还是她爹割出来的那个风格

咸鱼的我依旧期待留言~所以啊~威尔出得厅堂,老汉入得厨房~真是神仙眷侣一对(不是)~

评论(15)
热度(74)
©Abgrund_叫我大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