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拔杯圣诞贺]《圣诞“大”餐》尾声

空过一段用来避免直接看到

。。。。。。。。。。。。。。

。。。。。。。。。。。。。。

。。。。。。。。。。。。。。

。。。。。。。。。。。。。。

。。。。。。。。。。。。。。

。。。。。。。。。。。。。。

。。。。。。。。。。。。。。

。。。。。。。。。。。。。。

。。。。。。。。。。。。。。

。。。。。。。。。。。。。。

。。。确定要看尾声?。。。。

。。。。。。。。。。。。。。

。。。。。。。。。。。。。。

。。。。。。。。。。。。。。

。。。。那就来吧。。。。。。


(接上文)


“圣诞快乐。”绿眼睛如此明亮,汉尼拔被它夺去所有的呼吸。

“圣诞快乐。我一直在猜你什么时候会说出来,看来还是我主动比较好。”

 

汉尼拔将头上的槲寄生花环换到了威尔头上,重新吻住那双嘴唇。

这大概是汉尼拔有生以来最美妙的一个圣诞。

 

而以后的一定会更美好。

 

——the end——


尾声。


汉尼拔猛地醒过来,对着黑暗的室内喘气,梦中温热柔软的触感还残留在嘴唇上,但陪伴他的只有冰凉的夜。

即使是午夜梦回,他也并没有戏剧性地弹跳起来,他依旧规规矩矩地躺在他的床上,汉尼拔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呼出一口气。扭头看着床头的电子钟,蓝色冷光数字告诉他现在正是12月25日凌晨,电子钟是威尔留下没带走的东西之一,某人向来嫌弃他挑选的那些古董钟表并不方便在夜里看清时间。

披衣下床,汉尼拔走到窗前,巴尔的摩冬夜的寒意透进来,令他更清醒一些。呼吸在玻璃上凝成一个白圈,夜空中星光璀璨,猎户座正从东南方向天顶升起。


只是已经没人会陪他看了。


汉尼拔·莱克特和威尔·格雷厄姆协议离婚已经五年了。

——tbc——

 @Ethene 来来,你所等待的

评论(16)
热度(45)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