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失眠负能

我很怕,我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我怕我再也写不出东西了。
我讲故事的欲望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原本心中被故事填满的洞,现在干涸又空无一物。
也许应该去换个手机,现在的这个总是打错字,但我不确定换了手机是否就会有所改善。
我无法确定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焦躁笼罩着我,恐惧啃噬着我。
我怕我会变得无用,怕不再有人喜欢我。

我本是住在深渊里的饿鬼啊,靠着以爱凝成的蛛丝险险地吊住一口气,纤细的蛛丝被我用手指缠住、用牙齿咬住,即使知道这样可能会让蛛丝断得更早,却不敢不这么做。
纤细的蛛丝勒进皮肉,摇松齿根,我的手指和口中都是血,却不敢被放下蛛丝的人发现——如果那人看见蛛丝上的血觉得恶心,转头走了,我要怎么办啊。

我不相信会有人爱我,不相信有人会欣赏我。我对人有用这个想法,接受起来倒更简单些,但与之相伴的,我很怕我变得无用。
真的太难看了。乞求着别人的夸奖和肯定,却在别人夸奖与肯定的时候,完全无法信任。
“我不相信你认为我写得好,我不相信,你只是客气话,你只是骗骗我。”
这种阴暗的想法无时不刻,利刃般切割着我,我看到我的碎片向无尽的深渊跌堕,不得解脱。
到底是为什么。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回忆推演,试图找到原因,却一无所获。
如果我能找到原因,只要把恐惧的源泉斩断,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吧。

想要求救,却知道没人能救我,只能把已经伸出的手收回来,抱住自己……
起码还是暖的。

评论(20)
热度(20)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