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拔杯AU]《我家导师总是有点不对劲(3/4)》(PG13粗口/性暗示/痴汉杯ooc预警)

本文警告:超自然生物AU/博导AU/痴汉杯OOC预警/英俊又冷静拔/无H但有拔杯暗示/双向暗恋(其实薇薇那都不算暗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涉及食人/有关于海洋生物习性的胡扯

《我家导师总是有点不对劲》(1/4)

《我家导师总是有点不对劲》(2/4)

写在前面:欢脱向,崩坏向。我努力把持住人物,但一切会为了剧情服务……写一个快快乐乐不会特别痛苦的杯也是我的一点私心。记住本文真的是PG13。

本文灵感来源于:《人鱼教授》 


威尔猛地坐起来,咽下将要出口的名字。

八个字母带着烧灼的热度,化作热火沿着咽喉烫进心底。了然又绵密的热和疼再次滚沸了他,威尔屈起膝盖,将发烫的双颊和笑埋进掌心——这可真够呛,又不是第一回做春梦了,怎么还能这么兴奋,而且自己到底在脸热个什么劲儿?

梦的残迹如同落潮褪去,只留下黏答答的内裤贴着皮肤逐渐湿冷——等会儿,他怎么会穿着这个睡觉,平时他都是……

 

必须承认,后知后觉如格雷厄姆同学,也是旷古烁今,幸好他长得美。

——至此,我们的男主角终于发现,自己不在任何一个他所熟悉的地方。

 

陌生的钴蓝色系填充了威尔的全部视野——它们层次分明,搭配得宜——他绝对不认识第二个如此热爱这个颜色并运用自如的人⑦,身上墨蓝的床单也是这蓝色华景的组成部分,摊开手掌,似乎手心的血色都被这蓝映得淡了下去。

每夜住在这样的房间里,是不是像睡在深海之中?

 

“海洋神奇生物及其他”专业在读博士生威尔·格雷厄姆先生,除了一条脏内裤和体毛以外完全赤裸地躺在他的导师——被誉为“冻龄美魔人”的汉尼拔·莱克特博士——床上这件事,已经无需更多怀疑。

即使威尔假作质疑,逐渐泛起粉红的皮肤还是昭示了他已经彻底接受现实,并因此欢欣鼓舞着。

 

威尔闭上眼睛埋入床单缓缓吸气,那是杂糅着海风、月光与黑暗的味道——他熟悉的,他的导师的味道,自从第一次见面……

 

“几点了?”

 

突起的声音让威尔手忙脚乱地从床上滚了下去。

始作俑者则侧卧在床上看着地毯上的他——丝质睡衣勾勒出他锻炼良好的肌肉线条,中规中矩的款式,没有平时的格子西装佩斯利领带那样惹眼,与往常一样几乎没有皮肤外露……

威尔吞咽了一下口水,努力把自己从领口露出来的一点毛茸茸的皮肤上拔走,他想起正事,绿眼睛认真地在屋内搜寻钟表的存在,最终在自己手腕上读出了时间。

 

“六点。”威尔简直想为自己语气里的镇定和平淡喝彩,他全身赤裸地和睡衣导师相对,却没有舌头打结。

威尔努力不去想象另一种需要两个人参与的舌头打结

 

我喝醉了之后和男神睡在一张床上一整夜,但除了做春梦之外,我什么也没做。

 

“卡兹小姐昨晚把醉酒的你托付给我,”他的导师从床上起身,威尔让自己恰当地流露出愧疚神色,而不是边盯着睡裤勾勒的肌肉线条边流露出口水来,“如果你担心曾经失礼,请放心,即使被酒精控制,你也非常安静。”

“您,您帮我脱的衣服……吗?”

汉尼拔明显沉默了一下,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他抿紧嘴唇克制表情,但以观察力著称的格雷厄姆先生还是发现了潜藏在法令纹下的细微笑意——喔,FUCK,他明白了!

“威尔,是你自己……”

“喔!我知道,我知道了,”威尔抬高声音粗鲁地打断了汉尼拔的话,他真的不想在对方嘴里听到关于他脱衣行为的具体描述,,“我一直有这个毛病,”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房间内震起回声,卷毛男人的声音重新变小,“抱歉,很抱歉……”

他几乎想抱着膝盖在汉尼拔的地毯上装成一丛蘑菇了,但还有些重要的事他不得不开口问询,比如“酒后吐真言”这句谚语正在脑中被高亮加粗置顶,在他混杂着各种情绪的意识河流中如同黑夜中的霓虹闪烁。

 

“我,我昨晚有没有说过什么?”比如抱着你疯狂描述自己的性幻想什么的。虽然威尔以莱克特博士如今平淡的态度推断并没有任何麻烦事发生,但还是问一下更好。

 

他的导师落在他身上的探究神色似乎一直没有改变过,正如他也一直审视着这个金发男人。威尔防备性地回视对方,蓝绿色的眼睛锐利得几乎能把人戳疼,直到年长者轻轻摇头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即使是突然间开始脱衣服的时候,非常遗憾,你依旧安静得过分,什么也没说。”

一直屏息的威尔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自家导师向自己赤裸的胸膛点了点头,“威尔,我相信你现在该穿点什么了。”并温和地指示,“衣服就在浴室的柜子里,已经洗好了……”

在导师的地毯上裸奔的威尔几乎想要跳起来逃走。

“如果有想要更换的,”汉尼拔不那么露骨却很明显地示意他一直掩藏的湿痕,“浴室里也有一些选项。”

 

全身粉红色的威尔在弄错了一次方向后,总算成功地落荒而逃。

 

***

 

汉尼拔真的很喜欢蓝色。

指腹滑过被漆作深蓝的墙壁,威尔赤脚走下楼梯,不长的楼梯却像是要引人进入深海,四面尽是海蓝,如同身处蓝洞深处,满眼都是那让人恐惧又安心的色彩⑧。

威尔加快脚步,这回蓝洞的尽头不是无尽的黑暗,而是那个曾经救他出来的人做的早餐。

 

***

 

说到底,直接穿牛仔裤还是感觉奇怪,但脏内裤或者汉尼拔为他准备的那些更不是好选择,这种穿法是他的唯一出路。

威尔克制着不去用手扯裤子,将厚实面料车在一起的缝线密密匝匝地攒成有韧性的锉刀,向他不见天日的皮肤诉说牛仔布有多么粗糙——虽然他不是矫情的豌豆公主,但现在真的好像马上就要被磨破了似的。

这种感觉在闻到油脂与蛋白质的焦香时更明显了些,而当属于导师那如夜色海面的特别味道刺激时嗅细胞,威尔深深觉得自己刚刚在浴室里与双手一起做过的几次自我反省一点都不够……

 

威尔赶到桌边坐下,让桌面遮住一半的自己,刻意忽视汉尼拔调笑的视线,他的导师大概不止能看穿他的思想,更能看透他的裤子。

 

“谢谢。”威尔率先打破沉默,餐桌上的沉默似乎只让他一个人尴尬,即使不去仔细观察,自己对面那位显而易见正享受这轻缓的沉默并啜饮他的尴尬,“昨晚,或者今天的早餐,谢谢——其实我和贝弗说过不要给你打电话。”

“你是我的学生,威尔。她正该给我打电话。”

“嗯,”但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啊,“我不想过多麻烦你。”

“你的事从来不是麻烦。”

汉尼拔停下用餐的动作,认真地看他,如同他是这世上唯一可注视之人,威尔觉得自己要被这视线点燃了。当你暗恋的男神告诉你,你的事对他来说从来不是麻烦的时候,并专注地看你,没有谁能继续保持冷静。

“我……”话语带来的甜蜜感觉像是淋在松饼上的枫糖,稠密地包裹住威尔的心,每一次心跳都被这烫热环抱,温度正与自己紧握的马克杯相仿,他看到汉尼拔追随着自己舔唇的动作定焦在他口唇间的视线,他口干舌燥,语难成调,“汉尼拔,我……”

这个瞬间威尔想到了太多东西,想到他们一起穿越的海一起吹过的风,一起迎接的日出与月落,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想到那些梦境与臆想,想到马尾藻之夜,想到自己在单向玻璃里看到的银蓝色纹身……

“汉尼拔,你到底……”威尔鼓足勇气,却依旧声如蚊蚋。

“你的伤好了?”向来敏锐的导师这回没有察觉到他的挣扎和问话,提起另外的话题,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为清晨增加活力的蛋白质上,也示意威尔不要停下刀叉。

“伤?”威尔下意识咽下一片香肠,之前积攒起的勇气就这样顺着美味的肉质滑回胃里,他翻开手腕,有红色同心圆印迹的地方现在只剩白皙,“已经完全好了,没疼过,本来也不算什么伤。”

肤色更深的手指捏住他的手腕,拇指温热地抚过隐现青色脉管的皮肤,汉尼拔摸得很仔细,认真地查看消失的痕迹。

威尔猛地收回手,全身汗毛倒竖,低头看着手腕,他能清晰地认出哪片皮肤被导师摸过,仿佛它们因为被摸过就失去了贞洁,尖锐地展示着自己与周围伙伴的不同,细小鲜明的电流在腕间蹿动,他下意识盖住手腕,睁大眼睛看向汉尼拔。

“看起来真的已经完全好了。”他的导师微笑着回答。

 

***

 

“威廉姆·格雷厄姆?”

“我是。”

“年龄。”

“28,差几个月29。”

“3月14日夜里你在哪里?”

“14日?今天几号?”

“周四夜里。”

“我在和朋友喝酒,后来我喝醉了,另一个朋友带我回家住了一晚。”

“谁能证明?”

“先生,”威尔不再老实地有问必答,“我不明白为什么必须屡次被你们问话,这些和我毫无干系,”他握紧拳头,盯着警官的眼睛,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

“14日晚间的行踪有人能为你证明吗?”

“贝弗利·卡兹,她和我一起喝酒。”威尔泄气地靠回椅子上,“汉尼拔·莱克特,我的导师,当晚我住在他家里。”

“我们会进一步核实,谢谢你的配合。”白人警官伸出了手。

威尔打开警察的手,“那些碎尸案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对方警觉的表情让他得意地勾起嘴角,“果然如此。”

卷毛青年既然诈出来警方的真实目的,就不得不多解释几句为自己洗脱嫌疑,他重新坐回座位上,听着小警察给贝弗和汉尼拔打电话,完成了他的不在场证明。

 

“我不过是在几年前晨跑的时候发现了尸体的报案人,你们毫无进展,却一直把我列在怀疑范围内。”威尔·不高兴·格雷厄姆最终还是伸手和问讯他的警官握手。

“抱歉,兄弟,不是因为你以前报过案,”姓泽勒的警官把他送出门去,握拳轻轻在他肩膀上锤了两下,“是一份海洋局的危险生物名单。”

 

威尔推开警局的大门,走在尚显清冷的阳光下,脑中的画面是自己手腕已褪的红色圆环和导师身上银蓝色的鱼鳞纹身。

 

***

 

偶尔,非常偶尔。

威尔会怀疑汉尼拔喜欢让他来家里吃饭,只是因为他每次都能夸得他龙心大悦。

专业方向导致他们的考察地点永远和海洋相关,而他又是钓鱼采贝这类娱乐活动的个中高手,威尔经常吃到各式新鲜美味的水产,但似乎只有经过汉尼拔妙手烹饪才能让这些普通的蛋白质和脂肪拥有别样的魅力。

贻贝和牡蛎鲜美异常。

威尔闭上眼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在咀嚼吞咽的时候发出不那么符合餐桌氛围的声音——他一点也不想听起来像是正该死的和双手玩点什么熟悉的游戏。

 

“威尔,你还好吗?”汉尼拔的声音几乎是在笑。

“我很好。”威尔睁开眼睛,“非常美味。”他声音轻柔,勉强定了定神看着对面的男人,他明白自己脸上肯定还残留着奇怪的傻笑——啊,他真的早该对贝弗承认自己就是特么爱死这个男人了。

汉尼拔勾起一个矜持的微笑,但威尔知道他满意自己的反应。

 

“在贝类里,你最喜欢牡蛎?”威尔试探着汉尼拔的食谱,“我总在你的餐桌上看到很多牡蛎,这让我想起传说中的人鱼。”

“你喜欢牡蛎吗,威尔?”大概每个彬彬有礼的成功人士都喜欢这样回答问题,见威尔点头,“那就好。”他接续道,“我对牡蛎的偏爱是美学上的,被包裹在粗砺外壳内的柔嫩鲜食,历经苦难却孕育珍珠,这类矛盾的物种总是备受瞩目;回归你的问题,与自己的爱好相比,我更喜欢把牡蛎喂给你吃。”汉尼拔拈起酒杯,晃动其中浅色的液体,“陆生动物的肉才是我偏爱的类别。”

“我没想到,以前很少在你的晚宴上吃到它们。”威尔抿了一口酒,自己的心跳声有点大。

“我以为这显而易见,”灰金发色的男人稍微歪头,嘴角故意下沉,像是在责怪威尔的迟钝,“因为我是特地为你烹调你偏爱的食物。”

威尔稍微低下头,他满脑子都是怎么越过桌子直接跳到导师怀里强吻他。

 

***

 

“最近的碎尸案突然多了起来。”汉尼拔坚持不让威尔参与餐后整理,即使他赌咒发誓绝对不会打破任何东西。

汉尼拔看了一眼靠在水槽上和他聊天的学生,小卷毛明显没有理解他看过来的意图,他无奈地以几乎环抱的姿势拿到了他身后叠放的盘子。最贴近时,汉尼拔在威尔耳后闻到了那种带着腥气的甜味。

 

被男神几乎拥抱的威尔僵在原地,腿软得厉害,硬撑着才没从水槽边缘滑下去,直到汉尼拔收拾完厨房都没缓过劲来。

 

“那不是碎尸案,那些尸体还是大体完整的。”

汉尼拔按动水槽下的按钮,伴随着轻柔的嗡嗡声,厨余垃圾被绞成碎片,融入城市的下水网络,细小地在污水中翻滚沉浮,最终挨挤着汇聚到一起,与许多人的概念不同,这些污水并不像几十年前那样直接经河入海,它们会处理成尽可能无害的形式,再次进入循环。

科技的进步。威尔盯着那个按钮有些走神,但没忽略导师的陈述。

 

“几年前我在公园晨跑,在那里我看到了普罗米修斯。”威尔转过头看着他的导师,厨房的灯光明亮,汉尼拔可以看见他浅蓝色虹膜中在柠檬黄与棕色间变幻的色带。

“原来是你。”金发男人擦干净双手看着他,男孩偏头的姿势让他的脖子看起来纤细脆弱,只要握住再轻轻一扭就能轻易折断,“是你解读出那些隐藏的含义,”他将擦手的毛巾放下,向威尔迈步,直到他们只有一步之距,“难怪那次报道尤其详细。”

“是我。”威尔快速地吞咽了一下,尖橄榄似的喉结在皮肤下快速滑动,像是一支指向胸膛的箭,他维持稍微仰头的姿势,呼吸却变得急促,因为汉尼拔的手掌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汉尼拔的拇指轻缓地拂过他带了些阴影的皮肤,细小的胡茬在他的手心摩擦出细微的声响,年长者稍微低头看着那双在自己影子笼罩下化为浓绿的眼睛,心中赞叹这难见的美景。

“感觉怎么样?”他的口音让句子轻柔得像一个梦,但滑到威尔颈侧的手掌稳定有力。

“我感觉,”威尔不自觉地舔着愈发干燥的嘴唇,“你们真的非常有趣。”

“我们?”汉尼拔更加迫近,随着嘴唇开合,温热的气流打在威尔的口鼻之间,威尔轻微震颤,已经不能思考,“我以为你的措辞会更私人化一些。”威尔紧盯着那双柔软的微微撅起的嘴唇,过近的距离让他无法从肌肉动作里解读含义。

如果下一秒汉尼拔没有拧断他的脖子他就一定要吻他,威尔短促地喘息着决定。

“比如我,就只觉得你可爱有趣。”

威尔睁大眼睛看着他的导师,重新覆盖在他脸颊上的力度变得轻柔,那抚摸也不再带着压迫,滚烫的热度随着嘴唇相接蔓延全身。

汉尼拔的味道彻底笼罩了他同化了他,只借着一个吻的接触,就让他所有感官里只剩下汉尼拔。夜幕般的香气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体内,刺入树枝般的毛细支气管,又汇入血液,潜入心房,再由心跳泵出,散进身体各处。汉尼拔。汉尼拔。汉尼拔。

他是他的啊。

那是一个极短暂的吻,只有一点皮肤接触,只有一点温度交换,干燥的,柔软的。

此前威尔从来不知道吻也可以这样,甜蜜又圆满。

这比他所有的绮丽欲想更好,比他曾经品尝的任何珍馐佳肴更好,好到不那么真实。

真好。

威尔有些发呆地维持着刚才被吻侵占时的姿势,即使汉尼拔已经退开一步,欣赏着他的神色。

 

“后天我们出海。”在威尔的大脑能组织起任何有意义的词句之前,汉尼拔开口,“准备好东西,这次的时间会比较久。”

 

而威尔晕乎乎地离开导师的独栋别墅时,唯一能顺畅思考的只是怎么才能让汉尼拔再亲他一下。

 

——TBC——

 注释:

⑦钟爱钴蓝色并且运用得特别好的是腐勒爸爸,爸爸用钴蓝色各种装饰老汉的家。来源:设定集。

⑧更改了老汉家里一些内饰的颜色,为了符合一些本AU

_(:з」∠)_打滚,给我留言嘛,我现在不回复等到结局出来我会回复提醒看结局

评论(24)
热度(129)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