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有时候真的觉得,有些思考是独属于不需要自己供养自己的青少年的,而大思想家即使有些清苦却往往也算是衣食无忧*。


青少年:吃炸鸡是罪恶的,为什么我明知道这是罪恶的还要继续去做?为什么罪恶是甘美的,这种甘美究竟来源于何?罪恶的标准由谁划定?我是否落入了别人铺设的陷阱,又该如何逃脱?

成年人:炸鸡又涨价了,可是真好吃。*


成年人羡慕青少年的冲劲,又难免将这种冲劲以及背后的忧虑称为“无病呻吟”;青少年唾弃成年人的绥靖,痛斥成年人的虚伪和犬儒,又隐隐好奇和期待着自己的长成。

最终……绝大多数人,其实只是长成了庸庸碌碌的众人中的几十亿分之一,并没什么太多不同。

炸鸡会为人带来的安抚和快乐,真的是种剧毒×

我不想思考,我只想吃炸鸡

*星号标注内容来自伟大的姬友@非鲤勿食

评论(18)
热度(19)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