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grund_叫我大巫

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ID花间昙境,微博请搜深渊大巫
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4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03 

HIGHWAY TO HELL与打口碟(下)

“说服他们灌唱片可真是麻烦死了,”恶魔把装满了CD的塑料袋丢到汉尼拔正准备坐的椅子上,熟门熟路地瘫进长沙发里,整个恶魔在皮质沙发上扭上几道弯,恨不得把自己重新拧回那条吃土破蛇,“最难搞的就是贝多芬了,说真的,Angel,我怀疑他完全是装聋,只不过不想录音。以后我直接找演奏家就够了,”威尔扭了扭在沙发里找到更舒服的姿势,衬衫都压皱了,“可惜你喜欢的那拨柏林爱乐缺了个长笛手,库普曼即使死了也会去你们那边……”恶魔唠唠叨叨地抱怨着。

汉尼拔盯着先自己落座的塑料袋,满满一袋子的CD,保证独家专享,只是过地狱大门的时候不得不全打了口,不能当作商品出售——说真的以威尔的业绩,完全不用担心他会做这种生意,而且威尔带这个也只会是带给自己。

威尔托着脸颊歪在沙发里看着一张张认真摩挲碟盒上的名字与曲目的天使,觉得他抱着一大袋子CD的模样活像是冬天里挖出了一大罐坚果的松鼠,即使表面矜持得厉害,但那眼睛里的光可骗不了人——这光真的比天使扑棱俩翅膀时候扇呼出的圣光好看多了。

 

“我饿了。”汉尼拔觉得自己几乎幻听,记忆中那种甩打尾巴敲碗的声音如在耳畔,不过当他把自己从收获了大量打口碟的罪恶愉悦中拽出来,看向停放了一滩威尔的长沙发时,恶魔只是乖巧地瘫着。当年的吃土破蛇早出落成如今模样,和诱惑夏娃时候别无二致的漂亮,鳄梨般柔滑的脸颊枕在沙发扶手上,毛茸茸的不再是竖瞳的大眼睛对他眨呀眨的,柔韧的身体把原本笔挺的衬衫和西装扭得不能看了。

汉尼拔从冰箱取回早就备好的冷食小点,用小勺舀着,一口一口填进破蛇嗷嗷待哺的嘴里。
巧克力在舌尖融化,慢慢滑过舌面流进喉咙,刚刚咽下再张开嘴就一定有新的、分量合适的一勺等在唇边。两只超自然生物慢悠悠地解决掉很小的一份小蛋糕,恶魔软乎乎地对天使笑着,天使看着恶魔嘴边沾着的巧克力痕迹突然很想把这破蛇拎到怀里再好好捋一回——不过自从破蛇换了皮囊,他就没再这么干过了。

“真该让你的粉丝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汉尼意有所指地暗示他一身褶子的衣服,伸手抹去威尔嘴角的巧克力,指尖还没离开就被恶魔含进嘴里。软热的舌头卷上他的拇指,蹭掉了仅剩的一点巧克力痕迹,尖利的牙齿划过天使的指腹,有点痒,像是随时会穿透他的皮肤,但他俩都知道那不可能,汉尼拔本身的防御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威尔也不会允许这种意外发生。令无数迷弟迷妹痴狂的威尔·格雷厄姆(是的,他还给自己随便找了个姓来)叼着天使的拇指,继续趴在长沙发上,抬眼看着汉尼拔笑,虹膜的变幻色彩本不是人世间该有的……

“……爱死我的。”汉尼拔没有听清恶魔说了啥,善解人意的恶魔松开他的拇指笑着又重复了一遍,“如果他们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只会更加爱死我的。”

天使自认没有翻白眼这种功能,所以他在收回手之后,只是定定地给了恶魔一个警告的眼神,就转身回厨房了。

 

可惜的是,本该追随着天使背影的竖瞳早早合上了打盹,而本该毫无所觉的天使,却在施展厨艺的间歇盯着睡着恶魔猛瞧……

 

“请不要在我的餐桌上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

“抱歉,Angel,你的厨艺实在是太好了。”被管教的恶魔却半点没准备少发出点声音,每品尝一道新菜那双蓝绿色的眼睛都会神往地合起来,并伴随着一点被天使评价为“淫♂荡”的赞许声,那声音似乎让天使非常紧张,连坐姿都紧绷了不少,“如果这种说法不是对你们天使太冒犯了,”威尔故意在恪守礼节的汉尼拔面前舔着叉子,这让天使更加紧绷了,“我会说你比别西卜都更称职作‘饕餮’——你的手艺比地狱任何一个魔都要好。”

天使的脸色彻底黑如锅底,那不是天使日常热爱日光浴的结果,而是真正的情绪阴云让他差点要以脸色转换阵营。

“别把我和你们那些堕天的家伙比。”对着威尔揶揄的表情,汉尼拔决定冷静一下似的去厨房拿了热腾腾的派回来,但当他看到那条破蛇一脸饥渴地盯着他的时候,本来想用苹果派威胁他的心思都被他叹了出去,“即使明知冒犯,你也已经说出来了。”

切下一角,丢进不怕烫的恶魔嘴里,在威尔故意为之的呻吟声中,天使感到类似神罚的电流窜过脊背:“不过,谢谢夸奖。”

“多谢款待。”吃得十分满足的恶魔如是说。

——tbc——

写在最后:我是不是很厉害23333!佩服自己hhhhh,咸鱼的我依旧期待留言~

下一章请戳

评论(32)
热度(74)
 

© Abgrund_叫我大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