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一个脑洞片段


刚才在HistoricalPics看到这张图,想起以前在探索频道或者自然什么的看到过一个关于修道院之类的地方挖掘出这样的头骨的科普,在没查资料的情况下凭记忆,开了个“脑洞”~(因为是同人就不艾特原po了咳)


两个人一起到某个教堂底下的墓穴,边参观景点边聊天。

“看看这些颅骨,威尔,你看到了什么?”

威尔瞟了老汉一眼笑笑没说话。

“最初发现他们的时候,人们惊讶于颅骨上圆形的缺损,有了种种猜测,从中世纪的酷刑、审判与恶灵杀人之中还原出了一个蛮荒又黑暗邪恶的时期,神权统治之下,民众愚昧又驯良。”

老汉的手指拂过墓穴的墙壁,原本青石砌就的地方也抵不过时间的风化,随着指尖抚过而剥脱了一线细小石屑砂砾。

“但随着进一步的探索和考证,人们渐渐注意到这些颅骨上的破洞太过规整光滑,而且还有着愈合痕迹。”

威尔脸上笑意更盛,一副我就站在这里看你表演的表情。

“人们从之前黑暗恐怖的想象之中苏醒过来,开始从枯骨中寻找其他证据,

“最终人们发现,原来这是集中治疗的地方,而他们本来以为是‘万人坑’的恐怖‘集中营’实际上是最早的精神外科手术所造就的,头骨伤痕的愈合痕迹说明这些手术对象在手术后还存活了一段时间,所以并非想象中神秘可怖的宗教裁判所。”

眼眸闪亮的卷发男人走近,成功用从腹侧抚过的手掌截住男人的滔滔不绝。

“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汉尼拔垂下眼眸看着他的爱人,他的半身,伸手捧住他的脸颊,总是毛茸茸的脸颊上现在跟随自己的品味没有一点胡茬,柔软光洁。左手拇指轻柔蹭过那道总会把威尔的笑容拉成坏笑的淡红色伤痕,吻轻轻落在上面。

“是的,会变得更坚强。”

接着,双唇相融。

汉尼拔感到自己的手被引导向内,越过马甲和衬衫,贴上温软的皮肤滑过那道“微笑”。

“我不觉得你这样旁征博引地胡扯,就能稍微减轻你所犯下的恶。”

“那我该如何继续赎偿我的罪。”

最终,那些断续的话语或者呻吟都被吞进吻里。

威尔被抵到墙上之前。

“你确定这里没问题?”

“我买下了一整天,修道士们保证这里只会有你我二人尽情参观。”

——the end——

评论(4)
热度(59)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