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杯本命,可逆不拆。
随缘花间昙境,AO3叫Abgrund。
唯hannigram,恋爱脑,心软。
一只疯狂的威尔厨。
我喜欢用文字画画。

分享几个噩梦。
最近做的梦总是噩梦,估计和近期工作繁重导致的精神压力有关。

噩梦A:

因为饿得厉害,作为黄文写手和另外一位剧情大佬互割腿肉(为避免那啥不透露剧情大佬姓名了),喜滋滋换粮,阅读之后,各自从对方小心翼翼的打量眼神中看到了微妙的不满意。
梦中难过地想着,这就是我必须solo下去的原因吧……果然每一次尝试都只有失败的结局。
——两人那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真是太可怕了
——然鹅现实中根本没人和我换粮(努力保持优雅)

噩梦B:
因为睡前看了一把真的很好吃但也真的透心凉的刀。

梦里——我也写了一把刀……
我不喜欢写刀的原因,可能一直没说过,我是想象力很丰富但是表达能力很有限的家伙,每次写刀感觉都是在凌迟自己,而读者并不会感受到我那种痛苦——所以就不爱写刀。
而梦里,我哭着写了一把刀,把自己捅得贼死,把姬友捅得和我绝交,自己一个人抓马地站在购物中心(为什么是购物中心)的天井(不是天台)里,看着被玻璃屋顶分割成一个个小三角形的天空,看着稿纸纷纷扬扬地落下(说真的这什么羞耻play),内牛满面。

噩梦C:

我,是一个特别怕虫子的人。
可怜的我,梦见,家里进来一只,有着明亮橙黄色粗壮六腿,漆黑色身体,虹彩色翅膀的,有脚掌那么大的,会飞的,大蚂蚁!
(醉了,为什么是大蚂蚁)
我怕虫子怕到只敢用杀虫剂完全不敢拿拖鞋打(何况丫还会飞),结果,针对苍蝇蚊子的杀虫剂并不能令大蚂蚁屈服,它在我的家里和我躲猫猫……
不能喷到食物,不好喷到家具,投鼠忌器的我苦不堪言……
原本,以为只要不再去招惹大蚂蚁就可以相安无事,却在梦里睡着之后,被大蚂蚁得意洋洋地爬过脸……其中一只腿还几乎戳进我嘴里了!
梦里惊恐万状的我,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我全身发抖地默念着,虽然小心谨慎的人活的长,但这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然后发现我从自己床上醒过来,而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评论(17)
热度(3)
回到顶部 ∧